园区社区信息化治理形态研究从数字社区到智慧社区一

2021-01-18 10:14      访问: 204

【内容导读】 随着信息技术与社会融合的不断深入, 数字国家、 电子政府、 智慧城市等倡议在世界范围内兴起, 成为政府治理的有效工具。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论述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时, 提出要加强
随着信息技术与社会融合的不断深入, 数字国家、 电子政府、 智慧城市等倡议在世界范围内兴起, 成为政府治理的有效工具。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论述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时, 提出要加强应用基础研究, 拓展实施国家重大科技项目, 突出关键共性技术、 前沿引领技术、 现代工程技术、 颠覆性技术创新, 为建设科技强国、 数字中国、 智慧社会提供有力支撑 社区作为构成社会系统的基本单元, 是推进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着力点 , 社区信息化建设为社区服务与治理提供更加可靠的支撑平台和良好的系统环境, 为智慧社会治理创新奠定基础。 因此, 回溯社区信息化治理相关历程, 明晰智慧社区创新现状, 汲取经验教训, 无疑是极为必要和重要的。
智慧社区是通过先进信息技术建立大数据平台和管理系统, 实现公民公平便利、 政府透明高效目标的一系列相互依赖的人类———网络———物理系统智慧社区在统筹协调社区资源配置,推动社区融合发展, 提升居民生活便利程方面有着巨大潜力, 是未来城市社区发展和建设的重要方向 , 吸引了大量国内外学者从不同角度对该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但是, 目前相关研究主要从智慧国家或者智慧城市层面探索切入, 智慧社区仅仅被视为其中的一个基本模块, 且智慧社区概念尚未成熟, 其在整个社会治理层面的价值更未凸显, 智慧社区建设在操作实践中仍面临规划协调、 基础设施、 运营模式和专业人才等方面的多重困难为了更好地理解其在学术研究的源起, 我们选择和智慧社区概念相关且有传递意义的概念, 即数字社区, 一并进行分析。 由此, 本文梳理了数字社区向智慧社区发展阶段的国际文献, 追踪社区信息化过程的发展轨迹,
重点聚焦智慧社区的研究现状分析, 在此基础上对当前国际智慧社区研究的规律和特点进行分析和归纳, 以期对未来智慧社区的理论研究和治理实践提供参考, 进一步提升基层社区治理能力, 为建设智慧社会和创新型国家助力。
1 研究方法
本文梳理的研究文献来自于 ISI-Web of Science 核心合集数据库。 结合本文研究目的, 将整个文献梳理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数字社区与智慧社区的发展探索; 第二部分聚焦智慧社区研究。 具体而言, 文献筛选过程分为两个阶段, 如图 1 所示。考虑到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研究的多学科性, 第一阶段我们试图检索获得尽可能多的高质量文献, 故而选择在 Web of Science 核心合集数据库中进行以“ Smart  Communit∗ ”   OR   “ Intelligent  Communit∗ ” OR  “ Digital  Communit∗ ”   为主题,  检索日期截至 2018 年 5 月 19 日, 进行英语文献的高级搜索查询, 共获得相关出版物 474 篇。 第二阶段, 一方面我们为确保对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的准确分析, 通过题目和摘要阅读对文献进一步精炼, 最终选择60 篇期刊论文, 142 篇会议论文, 去重后共计 195 篇文献构建本文第一部分的分析数据库。 另一方面, 为了全面把握和理解当前国际上智慧社区研究的概况, 选择与智慧社区话题相关的研究成果, 即105 篇期刊论文, 224 篇会议论文, 去重后共计321 篇文献构建本文第二部分的分析数据库。



2 社区信息化演进: 数字社区到智慧社区
从文献回顾中可以发现, 数字社区与智慧社区
是文献中最常用来表述社区信息化的术语。 为了更为清晰地理解这一发展脉络, 阐明数字与社区智慧社区概念之间的共同特征和差异, 对两者进行合理界定, 以下我们将从发展历程、 概念内涵和研究范式 3 个方面对当前国际社区信息化研究中的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研究进行分析与归纳。 其中时间分析解释两者在时间框架中的发展趋势及驱动因素, 回答 “ 哪些事件主要影响了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发展” 问题; 定义分析解构概念, 回答  “ 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内容之间的差异和重叠” 问题; 方法分析通过将文献进行实证—理论研究的分类, 试图了解并回答 “ 研究起源是更理论性的、 自上而下的, 还是更具经验性、 自下而上的” 问题。
2. 1    时间分析: 发展历程

采用时间分析方式, 分析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2000 年。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全球化进程的加快, 传统社区治理形式开始遭遇新时代治理工具的挑战, “ 智慧社区”  由技术概念逐渐进入实践探索[10-11] , 但现阶段的智慧社区还未真正融入居民生活, 数字社区研究仍占据主要地位[12]
2008 年。 IBM 公司提出了 “ 智慧地球” 的概念, 倡导在智能时代使用互联改变提升生活质量。在此之后, 全球许多公司 ( 如思科、 ABB、 惠普、西门子、 爱立信等) 都遵循了 IBM 的想法, 研究
研究的时间分布趋势, 并尝试解释影响其发展的因素。 基于这一目的, 我们绘制了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研究的发展趋势图, 如图 2 所示, 3 条曲线的时间趋势虽有部分重叠, 但也不尽相同。 就社区信息化治理的整体趋势来看, 截至 2011 年文献数量才开始大幅度上升, 尤其是 2014 - 2016 年, 文献数量呈现几何级增加。 其中, 不难发现, 数字社区研究的发展变化趋势较为稳定, 总体呈现出波动式小幅上升特点。 智慧社区研究则从 2008 年开始呈现出上升态势, 贡献了社区信息化治理的多数研究, 在 2014 年稍有下降之后, 又进入稳定高速发展阶段, 并且未来依旧呈现上升势头。 检查时间分析结果, 有 3 个日期可能是影响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研究时间分布趋势的原因, 这些日期分别是: 2000年、 2008 年、 2011 年。城市问题的新智能项目, 智慧城市这个概念随之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传播, 作为其中一部分的智慧社区概念也慢慢在研究中传播开来。
2011 年。 经过 10 年发展, 科学技术水平迅速提升, 以物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技术发展为智慧社区研究提供了新的工具。 尤其是智能家居研发进入大众视野[13] , 智慧社区研究逐渐由虚拟架构进入居民生产生活领域[14] 云计算大数据处理技术也成为世界各国社区治理变革的关键环节[15] 随着技术不断成熟, 智慧社区进入了具体实践建设阶段, 关键基础设施安全、 隐私保护和住宅建设等现实问题逐渐引起了学界的关注[16]

2. 2    定义分析: 概念内涵
数字社区与智慧社区概念经常重叠或混淆, 定义分析的目的是比较两者定义, 以便于理解这两个
Vol. 39    No. 5概念之间的主要相似点和差异。    不同学者对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的关注和理解存在不同,      但是学界对两者的内涵还是有较为一致的看法。   在总结国内外文献基础之上,  我们绘制了表 1,  表述数字社区与智慧社区定义差异。
早期数字社区研究内容比较宽泛, 涉及企业、社区、 公共部门等多主体, 如数字社区虚拟企业网络研究[17] 数字社区建设研究[18] 数字社区公共部门的电子政务创新研究[19] 近几年数字社区的专题研究呈现小幅上升趋势, 针对社区实践主题的研究增多, 并关注到社区的具体生活和社区关系, 如社区档案结构化、 社区认同、 少数群体、 隐私保护问题等[20-21] 此外还有, 通过涵盖家庭信息服务、 房屋自动化和物业管理的数字社区管理系统[22] , 在虚拟社区平台对真实社区进行关系协调[ 23] 。
智慧社区概念源于智慧城市, 是实现可持续、低碳和抗灾功能的城市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24] , 也是社区参与城市生活公共服务创新[25] 国内智慧社区设计, 多涉及电网[26] 等领域的电能数据采集系统、 分布式能源接入监控系统, 以及智能家居系统、 社区服务管理系统等[27] , 随着公民参与增加, 智慧社区倾向于发展成为一种新型基层治理模式。 放眼国际, 智慧社区研究最初主要集中于应用互联网、 物联网和云计算等技术解决社区管理实践中的现实问题, 在社区能源[28] 以及智能家居[29] 领域研究较多, 并呈现不断细化的趋势。 关注个人对社区公共生活的参与, 信息和服务融合以及多主体互动的智慧社区主题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 如Firmansyah F 等从智慧社区改善参与背景下研究文化遗产保护问题[30] ; Lee Y T 等人研究智慧社区服务管理算法分配问题, 认为需要了解和解释利益相关者持有的各种公平观念, 保持社会互动, 建立公平和激励的算法服务[31]
总体而言, 数字社区集中关注将社区、 企业、政府等主体的实体信息构筑为虚拟平台的虚拟社区研究, 注重实体社区与虚拟社区整合[32] , 目标是虚拟社区和真实社区之间的协调或应急[33] 而智慧社区则是立足于居民角度, 通过各个社会主体的互动, 借助智能家居、 个性化服务和公众治理等途径[34] ,  实现社区公平、  效率、  共享的人类———网络———物理系统[35] 。
2. 3 研究范式: 理论与实证研究
范式分析是将理论文章与实证文章进行区分统计, 目的是试图确认数字社区与智慧社区研究主要是理论基础上的学术理念, 还是从社区的具体实施中产生的实践探索, 也就是理论研究与经验实施之间的关系。 从专业角度而言, 实证研究具有鲜明的经验特征, 主要包括数理实证研究和案例实证研究; 而理论研究是对社会现象、 社会生活的内在联系及其规律的研究。 两者之间在学术上具有明确的界定, 但本文鉴于数字社区与智慧社区涉及多领域, 单一的标准对范式分析会存在差异, 故将实证研究定位于案例研究和单一技术实践探索, 将理论
研究定位于知识架构、 体系研究。 统而言之, 两种研究范式的占比如图 3 所示。

总的来看, 相关研究以实证研究, 即以案例、
该部分试图从学者的研究成果中总结回答: 为什么要研究智慧社区? 对这个问题的追问可以帮助我们追本溯源, 理解智慧社区探究的现实意义, 由此明晰未来研究方向。 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梳理, 如表 2 所示, 我们可以将目前国际上智慧社区研究的驱动力分为 4 种。

城市中心人口集中
实践探索为主, 理论研究则显得不够充分。 首先, 相关案例研究多从优化技术、 完善设施、 构建框架
/ 系统/ 模型等角度入手, 展现现实探索进程, 如优化移动数据收集、 上传技术, 提升社区物联网系统数据传输效率 ; 提升传感器等基础设施安全, 保护社区隐私安全 ; 从基础层共享层应用层服务层和门户层构建智慧社区规划框架, 促进新型城镇化发展 其次, 也有少数学者尝试从理论视角切入这个议题, 在为数不多的理论研究中, 理论应用 路径探讨 模式归 等是主要形式。
数字社区与智慧社区研究比较来看, 理论研究问题 建设经验缺乏 ;(未完待续二)

 
与实证研究的数量差异基本一致, 但数字社区的理论研究比重略高于智慧社区研究。 其中数字社区的理论研究以社区革命教育方法理论框架 理论建议为主, 智慧社区的理论研究以理论应用模式研究公民参与为主因此, 社区信息化研究的理论进程稍滞后于实践, 其中智慧社区的研究特点亦是如此, 学界需要在理论溯源上给予更多地关注。

最终社区信息化实现: 智慧社区探索
数字社区和智慧社区的文献梳理和分析已经帮助我们理清了社区信息化的发展脉络, 定义了数字社区与智慧社区的概念内涵, 并概括了社区信息化研究的理论和经验关系。 在此基础上, 本部分重点聚焦智慧社区研究成果, 依托前文建立的国际智慧社区文献研究数据库, 对智慧社区研究呈现的规律和特征, 包括研究动力、 研究场域和研究关切进行归纳和讨论, 同时对未来智慧社区研究的开展提出一些可供参考的方向和角度。
通过对智慧社区研究的国家主体、 会议论文和期刊论文的分析, 我们尝试回答 “ 谁在什么背景下研究智慧社区” 的问题。 从研究主体来看, 中国和美国的研究成果在质量和数量上综合表现较好; 加拿大、 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文献在整个智慧社区研究中很可能是基础性较强的、 十分重要的节点; 日本对智慧社区关注热情较高, 其更多体现在应用和技术实践层面。 而智慧社区研究的现实关注和学术关注既有一致性, 又有一定的差异性。 总体看来, 两者都在电信、 能源、 智能应用、 城市治理、 环境的学科背景下理解智慧社区; 城市治理主题在期刊的关注度稍微高于会议文章; 相较于现实关注, 学术关注更加聚焦社区问题与社区主体。




上一篇:新型园区信息化管理与智慧园区建设方案
下一篇:没有了